©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你愿意养一条黑龙吗?

智障少女的联动,会互相补充
就很想看师兄宠溺幼化版明妃呜呜呜≥﹏≤
人物OOC
私设如山

这里是接近北极的奥斯陆,九月底就有雪花下落,将世界装点得白雪皑皑,红色的老式邮箱旁,楚子航捏住一张信纸,在寒风中吐出一口热气。

他在等一个人。

隐藏在历史中的那场战争终于落下帷幕,黑王再次结茧不知所踪,暗中等待命运终点的到来。密党与学院惨胜,留下少数血统高级的混血种苟延残喘,休整以后等待迎接暂时和平的未来。

楚子航弹了弹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的纸片,这种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对于超A级血统的他来说不值一提,但他依旧穿了一件黑色的burberry的风衣并系了一个灰色格子花纹的围巾。将纸片放到口袋里,楚子航摩挲了一下衣服的领子,这个动作让他激动的内心稍稍平静了一点。

他很少有这种“失态”的时刻,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个冷静,沉默,高效精密犹如机械的执行部新星,用凯撒的话来说应该是在中世纪修行的苦僧,冷感自持到泰山压顶都毫无惧色。

但他现在为了一张薄薄的纸片跨越了数千公里,执行部学到的战略分析和指导未能使他平静下来。他的心跳响若战雷,兴奋的大脑分泌的肾上腺激素甚至让他的脸上浮起了一层嫣红——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

为了那个应该被钉死在十字架,应该在某处结茧,应该仇视人类的人,为了那个代表着死亡,代表着无上的权利与荣光的那个“人”。

一切为了黑王。

一切为了路明非。

鸣笛声由远及近,楚子航抬头,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呼啸着穿过凛冽的风雪,在他身边急停下来。

车窗缓慢下摇,司机闷闷的声音传来:“楚子航?”

“nidohogg?”

双方迅速交换信息,车门悄无声息的开启,车内没有开灯,黑暗如同来自地狱里的邀请,楚子航毫不犹豫动身上了车。

车内开了暖气,依旧没开灯,不过这样也无所谓,黄金瞳带来的夜视能力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

司机裹得严严实实,无法从外表判断年龄甚至性别,楚子航按捺下心中泛起的波澜,他开口:“你是谁?”

“一个小员工而已,我不是老板,马上就到了,不要急。”闷且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车厢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拐过无数弯角,穿越层层森林,车身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小心停在了隐藏在深山的别墅面前。

“到了,你进去吧。”

“你不去吗?”楚子航没动。

“老板要见的人不是我,送你来这里就是我最后的工作,”沉默了一会儿,司机转过头“祝你好运。”

楚子航最终也没有看到司机的真面目,一个猜测在他心中被否决了,打开车门,楚子航走向别墅。

这座别墅相当普通,普通到楚子航觉得自己可能中了圈套,可那个“可能性”像是小钩子一样挠搔着他的心,他像是沙漠里迷路的旅人——看到绿洲不管是不是海市蜃楼——都会带上自己所有的希望冲到那里。

门没有锁住,楚子航按下扶手后,锁舌便收缩,露出了一条缝。

楚子航的背影消失在门前,唯有门框上方的风铃轻轻响动,显示着这里曾有人到来。

别墅里的布置算是中规中矩,只是风格陈旧,走在这长廊里,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浮华的十九世纪。

不知何时一个很小的声音响起,那是歌声,女歌手的声音。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谁能说得清道路向何方漫延

Where the day flows
日子向何方流逝

Only time...
唯有时光

And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又有谁能说得清

As your heart chose
当你的心做出选择。

……

楚子航的英语很好,他几乎是同时间将歌词翻译完毕,肃穆的歌声渐响,环绕在他的身旁,日光稀薄却不刺眼,透过彩色的玻璃在地面上打出繁杂的色彩,歌声缓慢流淌,他的心中燃起一簇火苗——

他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这个屋子从外面看很小,可这条长廊那么长那么远,每一个音节都伴着脚步落在他的心坎。多年以后楚子航回想起这一幕,才惊觉命运原来早已被安排。

这条长廊到底还是结束了,楚子航在红木的门前站定,门上有着金色的浮雕,天使张开双翼,双臂交叉放于胸前,像是祈祷神明将光辉赐予众人,可天使的嘴角带笑却眼含泪水。不管这个诡异的场景,楚子航推开了沉重的大门,一丝光线便落到了他的眼中,直到将他照亮。

楚子航想过很多种与路明非的再次相遇。也许路明非会坐在王座上嘲讽仇视地看着他,亦或者那个废柴又耍宝的师弟完全回来,嬉笑着勾着他的肩膀笑着问他是不是弯的……除了眼前的场景。

开门时气流掀起屋内的窗帘,里面灯光明亮柔和,一个男孩站在中央,歪着头看他,好像对楚子航的闯入感到迷茫,却并不害怕。

他是路明非,楚子航几乎一瞬就肯定了,自从那场战争爆发,路明非的资料全部被挖了出来,楚子航曾在那一个个无法入睡的夜晚一遍又一遍翻阅着那些资料,每一个字,每一张图,都被他翻来覆去地研究。

包括那张照片,那个爬满绿藤的研究所下,两个小男孩凑在一起凝视彼此,高一点的是路明非,另一个男孩的身份无法辨认,不过这不妨碍他对路明非的深入了解。

而眼前的男孩赫然是路明非三四岁时的模样!

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楚子航站住不动,空气沉重粘稠,几乎要让他窒息,他吐不出任何字眼,他准备好的说辞全都胎死腹中,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路明非……”他压抑地叹息般吐出这三个字。

男孩并没有理他,事实上,他们唯一的互动不过是他推门而入时,路明非分给了他一个眼神而已,发现楚子航没有任何动作后,男孩连这个眼神都吝啬地收了回来。

男孩重新看着怀里的玩偶,仿佛这个玩偶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东西,让他丝毫不能分神。

楚子航这才发现不对,男孩对外界事物毫不关心,眼神可以说是空洞毫无神采,对他的到来也没有太大反应,简直就像是精心制作的玩偶,有着精美的皮囊,却没有自己的思想。

“嘟……”楚子航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隔着黑色的皮制手套划开界面。

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杀胚你好,你果然如约来啦,不愧是哥哥朝思暮想的人类,诚实守信是不错的美德,但我不欣赏你。蠢哥哥就是比较傻啦,现在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我的蠢哥哥就交给你,你会替我照顾好他的吧,在我回来之前,照顾好他。

楚子航皱起眉头,这个神秘人隐藏在黑暗之中,从不暴露自己,四处布下陷阱,可他却不得不上钩。

压下心中的不悦,楚子航走近路明非。

“明非,记得我是谁吗?”

“……”男孩抬头看了眼他,又迅速低下头去。

楚子航扶住男孩肩膀,强迫他抬头看向自己,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得到的回答却全是沉默。

什么都不记得吗?

楚子航深深看了三四岁模样的路明非一眼,对方湿漉漉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黑色鸦羽般的睫毛不时盖住琥珀色的瞳孔,像是什么未成年的小动物一般无害。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龙族的历史与秘密在漫长悠久的岁月里被掩埋,层层迷雾覆盖着这个曾经异常辉煌的文明,就算是密党也只知晓一星半点。龙类的孵化方式,原理,记忆传承对于混血种来说,都是另一个维度遥不可及的星辰,更不要提彻底掌握其中奥妙。

正如他不知道眼前的生物,到底是黑王的成分多一点,还是他记忆中那个蠢萌可爱的师弟多一点。

一大一小久久凝视彼此,最终楚子航败下阵来,他移开了视线,扶住双膝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但是,只要你有一丝机会会是路明非,我就会一直保护你,直至死亡。”

眼前的豆丁迷茫地歪了歪头,并不明白这个黑发的男人在说什么。

“……”楚子航抿了抿唇,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小鬼的发丝——柔软,细腻,宛若丝绸,和记忆中那个毛燥燥的师弟不太一样,却又奇迹般重叠起来。

“我带你回去,我带你回家。不要怕,明非。”楚子航弯下膝盖,在这个孩童面前跪了下来,他张开怀抱,紧紧抱住这个孩子,用力之大甚至让路明非有些窒息,可路明非没有推开眼前的人,这个男人的怀抱那么用力那么紧,甚至微微颤抖。虽然对外界信息无感,大脑也无法正常思维,路明非还是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情绪——酸涩沉重又让人想要哭泣。

“……fh”

开口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路明非再次陷入沉默,他恢复成呆呆的样子,对外界既不感兴趣也没法接受,任由面前的人带走他。

标签:楚路
热度: 228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228)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