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在那一天万年单身的我脱单了


@你猜我叫啥 小天使的点梗,龙族楚X人鱼路
会有后续,是车,但要等我放假再写了啊
非常OOC

“我说,你不打算找伴侣,就这么单下去?你已经一万岁了。”

凯撒吐了口气,浓重的龙息喷洒在堆积成山的金币上,他的爪子扒拉了一下面前的笼子,长长的指甲小心拂过锁环,打开了这个对于龙族来说过于小巧精致的小玩意儿。

一只威风凛凛的红色鸟儿扑腾着翅膀突破牢笼,狠狠啄了这头蠢龙几口,方才解气地飞往青空。

“看,我老婆。”

凯撒转过头,看起来他确实很高兴,金色的竖瞳眯了起来,红色的膜翼扑腾了几下,得瑟极了。

虽然龙类并没有如人类一般细腻的情感,但楚子航眯起眼,他莫名觉得眼前的凯撒散发出一种欠揍的气息。

“人类说,物种不同会有生殖隔离。”

楚子航慢吞吞开口,触须抖弄了几下,脸上写满了单身龙的嘲弄。

“……”

凯撒不说话了,从龙角到缩在角落里的尾巴尖都写满了一个字——“滚。”

“你可以回去了。”凯撒咬牙切齿地说。

“哦,那我走了,你的老婆我看到了,”楚子航顿了一秒,看了看苍蓝的天空。

“你老婆真棒。”

他面瘫地说完这句话试图缓解尴尬的氛围,可不知为何凯撒的脸色更黑了。

回程是短暂的,凯撒的洞穴临近大海,稍稍升空便能看到汪蓝的海面,在日光下泛起无数金鳞,楚子航再一次用力扑打翅膀,很快抵达了海边。

说来惭愧,作为一只非纯血龙族,他居然患有人类的近视,这真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远方的景色模糊成斑斓的色块,楚子航不得不眯起眼睛,好看清楚他是不是飞错了方向。

那是很偶然的一瞬间,楚子航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他恍惚在灰暗的礁石群里看到一抹亮丽的紫色,非常耀眼且炫目的紫色。

大概是什么宝物。

楚子航想。

这里离人类居住地很远,饶是能够飞翔的龙族,也需要三个多月才能抵达,更别说其他生物,想来那抹紫色是珠宝之类的东西,或许是紫水晶?反正不会是生物。

楚子航胡思乱想,对珍宝的好奇压倒了回家的渴望,他放缓动作,在空中绕了几圈后俯冲向那片灿烂明亮的紫色。

路明非在晒太阳,事实上他已经晒了一个月了,鱼尾焉巴巴地贴在礁石上,姿势扭曲,面容憔悴,完全失去了人鱼该有的高贵气质,简直是条咸鱼。

可除了晒太阳他也没别的事可用来打发时间,这片海域只有他一条人鱼,他已经快几百年没见过能说话的生物了!再说要气质有什么用,根本没有人看得见好吗?

上天啊,请赐我一个女孩子吧,不用长的漂亮,是个女的,会说话就成,连我看着长大的金枪鱼的曾孙都快有曾孙了,难道要我孤独终老一辈子吗??

路明非闭上眼第一万次祈祷。

一片黑影忽然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浮现在脑海,路明非惊恐地睁开双眸——

一条黑龙从天空坠落,看样子是往他这边来了,速度之快甚至空气都扭曲了。

“妈耶救命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路明非大惊失色!

楚子航接近了那片海域,他这才看清那招人的紫色究竟是什么……那根本不是财宝,而是更为珍贵的,稀有且本该灭绝的人鱼。

紫色的鳞片服帖地包裹着鱼尾,由上至下逐渐呈现出梦幻的色彩,半透明的膜带着淡紫色的花纹收束在鱼尾,像花朵一样绽放。上半身是人类的模样,细腻的肌肤,淡红色的茱萸,这条人鱼的长相对得起传说中的描写,漂亮精致的脸蛋模糊了性别的界限,同样是紫色的眸子圆溜溜的,仿佛受惊般瞪大,头发干燥而柔软,是温暖的棕色。

美丽。

楚子航脑海里只剩下这个词语,心脏跳动十分强劲,他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山洞里收集的那些东西忽然成了破烂玩意儿,他愿意用他所有的收藏品换这个人鱼。

凯撒说过,喜欢什么人的感觉大概是,看到她你就觉得你以前珍藏的东西都是些垃圾货色,她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可人鱼和他是不同的生物……

还未等他说点什么,这条人鱼便抖抖索索地伸出手来:“嘿,你好啊。”

去他妈的生殖隔离。

楚子航想。

这条人鱼是我的了。

热度: 375 评论: 53
评论(53)
热度(375)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