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楚子航:我喜欢你

【楚路】楚子航:我喜欢你
OOC预警!!!
一发完结
私设楚子航喜欢明妃酱
时间线为龙二开头楚子航代替路明非请陈雯雯吃饭之后,他俩结伴回学校之前
没翻原作,所以有出入的话不要打我

楚子航带着那只班尼路的纸袋离开了现场,天空灰蒙蒙的,暴雨倾盆,雨滴如连绵的丝线,包裹住整个世界,让人喘不过气来。他一向不喜欢这种湿润的天气,更何况路明非还在与心爱的姑娘一起约会。不太舒服的感觉袭上心头,他不自觉加快了步伐,插进下腹的玻璃片随着他的激烈的动作稍稍移动,就连龙化后的身体都感受到些许疼痛。

学院里派来的校工还没找到他,楚子航四下观察了一番,确认没人后,撩起了宽松的体恤。伤口不小,玻璃片刺得很深,此刻他没带药箱,无法做过多的处理,但也不能让那群校工看到,毕竟爆血是学院明令禁止的。

楚子航按住伤口,不得已将手里用来做掩护的快递盒子撕开,扒下了纸板上的胶带,猛地按在伤口上。

很好,不流血了。

楚子航脸色一白,爆血的效果正在慢慢褪去,就好比麻醉渐渐失效,伤口越来越痛几乎会把人给逼疯,除了镇痛效果消失之外,身体还会越发疲惫。楚子航却没说什么,他习惯了爆血的后遗症。处理好伤口,楚子航走出去和校工交接任务,一个人回到了家里。

堪称简单粗暴地解决掉卡在伤口里的异物,楚子航在伤口处涂上一层云南白药,绕了几圈绷带,又注射了破伤风疫苗。他站在浴室里靠着洗漱台撑了几分钟,算是休息够了,便悉悉索索穿上衬衫,毁掉血迹和各种证据,准备收拾东西回校。

他的东西很少,一套衣物,一把刀,以及……一张照片。

他并未将照片放在钱包里,而是亲手做了个相框,把照片保护起来的同时,随时带在身边。

手指拂过照片上男孩的脸,楚子航轻声呢喃:“你会对她表白吗?”

自然是得不到回答的。楚子航自嘲地笑了笑,这种时候除了笑一下,他想不到其他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令他窒息的事情。但毕竟是自己做的,自己给他们找好位置,布置好一切,是他自己把那两个人撮合到一起的。

自作孽。

不可活……吗?楚子航有些失神,但很快他缓过来,低头拉起拉链,拎着箱子下楼。

只要你开心就好。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想。

出门前不可避免地吃到了老妈做的黑暗料理,虽然心里很暖,但不得不承认他老娘做的菜实在……比玻璃片还毒。

楚子航左手拎着箱子,右手指尖旋了一下车钥匙,他准备先去接路明非,然后两人一起行动,登机之前把任务物品邮寄回学院。

不错的计划,楚子航挑了挑眉头,顺手把箱子往后座放,踩下油门,直奔路明非。

…………………………………………………………………………………………………

楚子航没说话,路明非也不开口,车里一时间安静如鸡。

看陈雯雯最后隔着车窗给路明非画了个微笑,楚子航摸不清楚这两人到底好没好,他天生缺根弦,好不容易开悟自己喜欢一个人,却始终不敢试探对方的意思,又怕自己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最后只得眼睁睁看着路明非进了学生会。

依路明非的性子,能和陈雯雯在一起的话,应该会上车就和他分享……再不济也会面上带些笑容,可万一对方是因为分别才郁郁寡欢……

“那家电视台是我叫来的。”楚子航还是开口了。

“……诶!!!”路明非本来有些失落,听到这话震惊地转过了头。

“赵孟华……赵孟华是那种自己不要的,别人也别想碰的性格,他看到你和陈雯雯在一起,估计会气得摔杯子。”

楚子航捏不准路明非的心思,却不妨碍他损赵孟华两句,他站在门口听到赵孟华取笑路明非的时候,恨不得马上拔出村雨剑指赵孟华狗头。理智阻止了他,虽然他并不介意用暴力解决问题。

“我……我和陈雯雯没在一起……”路明非反驳楚子航,“我只是安慰她,虽然她当时看起来很美很温柔,像个大姐姐。但我知道她喜欢的不是我。”

路明非好像被挑起了话头,和路鸣泽的交谈让他恐慌,他惧怕权力,虽然他得到过,也品尝了权力的美妙,可抓住权柄的那一瞬间,他就是不是他了。这一点微小的抗拒堵在他嗓子眼,甚至比拒绝了陈雯雯更让他难受,可他无处排解。楚子航沉默寡言,是个极好的听众,没来由地让路明非放下心来,他没像往常一样闭嘴或是说些白烂话,幽闭的空间,大雨已至,只有一个不会过多评价自己的面瘫师兄。路明非堆在心底里发霉的那些话,一下子扑腾起来,成长成参天大树,顶开心房,探出枝桠。

“她喜欢的是站在我背后的凯撒和师兄你,什么米其林三星大餐,电视台的采访,就连我身上穿的正装和皮鞋都是你们友情赠送的。虽然我这样看起来帅了不少,但真正帅气多金潇洒又风度翩翩的人,是你们。”

“而我只是一个衰仔而已。”

“可衰仔没有爱情吗?我也希望有喜欢的的人,我希望会有那么一个人,即使我穿着短袖裤衩,脚上踩着凉拖头顶油亮,只请得起一碗特辣的牛肉面,也会喜欢我。”

路明非侧过头看车窗,他的话并不是说给楚子航听,更多的是说给自己。

“……”

“有。”楚子航面目隐藏在黑暗之中,金色的眸子闪闪发亮。

“???”

“什么有?”路明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是说,有人会喜欢这样的你。”楚子航踩下刹车,一把抓住路明非手腕,贴近路明非惊慌失措甚至有点泛红的面颊。

“我喜欢你。”

楚子航开口。

“你是可爱的衰仔。”楚子航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的本意是路明非说自己是衰仔,可就算这样,在他眼中,路明非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可他除了面部神经坏死,可能语言能力也被削弱了一大块,楚子航皱起眉头。

“我渴望你。”

路明非被这个神转折惊得几乎背过气去。

他那金光闪闪牛逼哄哄的精英师兄,居然抓着他的手说喜欢他!!这是怎样鬼畜的场景!路明非怀疑自己在餐桌上睡着了,然后路鸣泽趁虚而入设置这样的梦境戏弄他!

可这是真的。

路明非看着越凑越近的楚子航,心里真是波涛汹涌开天辟地彗星撞地球,心说这是什么新的套路。

楚子航的眼神太亮,几乎要烧起火来,点燃了路明非早已化作灰烬的心。他就是这样缺爱的人。别人给他点温暖,他会回报以熊熊烈火,哪怕最终结局是燃烧自己。在他还没那么喜欢诺诺,刚刚斩断对陈雯雯的绮思之时,有人抓住他的手,告诉他,我喜欢你,我恋慕你,我渴望你……

路明非心跳加速,脸色迅速变红,烫得他无法思考,只看到楚子航笑了笑,按住他,轻轻吻了上来。

楚子航的唇很软,温热亲密地贴着他,却没有其他行动,路明非一时愣住,作死地伸出了舌尖。

楚子航其实很紧张,他告白完看向路明非的时候,见鬼地觉得有戏,他能成功,于是他强压住路明非,按着对方手腕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不敢上前,却又舍不得放手,只等着路明非推开他,打他一顿,负气离开。

路明非什么都没做,路明非只是看着他。就这么看着,眼神震惊,面色绯红,有种受惊的小动物的可爱感。楚子航一时没绷住,马失前蹄,凑了上去。

他吻了路明非。

不是梦境也不是幻想,在真实的世界里,他向路明非告白了,并一气呵成地吻上了对方!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的触感,却更加柔软更加令人疯狂。楚子航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居然!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在他觉得占足了便宜可以收手的时候,路明非试探性地伸出了舌尖,碰到了他的下唇。

路明非刚一碰到对方,迅速往后缩了缩,连忙捂住嘴,眼神游移,另一只手赶紧推开了楚子航。

楚子航见好就收,也没过多纠缠,退了一步,干巴巴地岔开话题。

“我们现在去机场。”楚子航憋出一句。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楚子航开着车,心里既是高兴地翻天,又是纠结得不行,还有些冲动过后的后悔。他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好看的食指不时敲击,难得地焦躁。

两人沉默了一路,楚子航驶上了机场高速,夜里无限黑暗静谧,路旁两排高高的灯早已点亮,隔着层玻璃,无数橙黄色的亮点连成延伸向远方的光带,像是指引天堂的道路。

楚子航忍不住悄悄瞥路明非,坐在副驾的男孩面容清秀头发柔软,光芒照亮他的脸,在眼睑下方留下浅浅的阴影,楚子航看不透他,却极端渴望他的回应,无论好与坏,总归是他的情绪由自己挑起,因自己波动。

“那个……”

路明非转过头来,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心里好像有万千头麋鹿跑过去,哗啦哗啦跑过去,烟尘弥漫,水花四溅,他只能可劲盯着前方的路,他双手青筋毕露,紧紧握住方向盘,等待路明非给他判决。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麋鹿群疯狂了。

……………………………………………………………………………………………………

楚子航和路明非并肩坐在候机厅,大厅里人来人往,喧哗异常,两个呆头鹅凑在一起,什么话都憋不出来。

“飞机……延迟飞行了,暴雨天气可能要维持几个小时。”楚子航放下手机,“你想吃东西吗?”

“我刚吃完……”路明非眼神有点死,他虽然思考了蛮久答应了楚子航,可现下两人坐在一起,还是有些羞耻且略带尴尬。

“但我觉得还能吃碗面!”路明非连忙抬头补救。

“我请你。”楚子航坚定地说,两秒以后,想到路明非说恋人标准……

“要不……你请我?”楚子航试探。

“……”

最后还是路明非请楚子航吃面。

机场旁边的居然有卖相不错的面食,路明非点了两碗麻辣牛肉面,和楚子航面对面坐着,一对新鲜出炉的情侣略显疏离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顾客不多,服务员很快端着餐盘过来。

面碗是黑色的,外沿有着简单的白色花纹,米黄色的面条交缠在一起,缠绵极了,嫩绿色菜叶害羞地藏在汤底,悄悄冒出一个头,红油辣椒飘在表面,不时试探面条的边缘。

总之是看着好吃但吃起来一言难尽。

路明非象征性地尝了两根,嫌弃地放下了筷子,刚吃完大餐,不可能对这种东西产生兴趣。

楚子航默默地吃完整碗面,他察觉到路明非在看着他,便挺了挺腰板,试图展现一点优雅的风姿。

“师兄,嘴角。”不等楚子航反应,路明非拿着纸巾揩掉了那里的红油。

楚子航手忙脚乱,差点把筷子丢出去。路明非停手,尴尬地抓抓头发。

“抱歉……这样太GAY了……哦不对我现在就是GAY……我是说有点……”路明非絮絮叨叨地转移视线,试图揭过这一页。

“……我很高兴。”楚子航面瘫着脸说出这句话。

卧槽这太没说服力了你是被我恶心到了吗?路明非心里嘎登了一下。

“我给你的时间太少了,我知道你可能是一时冲动,但此刻你说你是我的,未来你做出怎样的抉择我都能接受。”

“我去你这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么?”路明非疯狂斗槽。

“……诶……师兄,除开杀胚面瘫这个属性,你还是蛮可爱的,我可能……”

“我是说也许……”

“我也喜欢你。”

标签:楚路
热度: 224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224)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