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一脚踢翻狗粮盆1

[楚路]一脚踢翻狗粮盆
OOC预警
原创妹子出没预警
上篇我喜欢你的后续
时间线为龙四开始
全文4399字
百度过了~“丹”可作为姓氏~



1


丹椹是卡塞尔学院今年的新生。


说是新生也不太合适,毕竟在这个学校呆了半年,大抵也摸清了这个学校的方方面面,抛开偶尔袭上心头的后悔感,这个大学还算不错。


个鬼。


丹椹面无表情地点击鼠标,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是一个恋爱游戏的广告,风格一看就是抄袭《恋与制作人》,立绘还是粗制滥造的量产画,委实让人没什么胃口来泡汉子。


其实这是卡塞尔学院的日常任务登录界面,输入正确的学籍号才能跳转到任务表格,任谁都不会在一款低配抄袭游戏广告上放太多心思,倒是很好掩护了学院秘密。


丹椹很快进入了界面,开始填写自己每日任务报告,长达几十页的问卷调查填得人怀疑人生。


〈是否发现有关龙族异常?〉


〈是否使用言灵?〉







斗争了半个多小时,总算结束了这个问卷,丹椹松了口气,趴在床上,觉得这个问卷非常凶残,全方位逼她回想了昨天不堪回首的痛苦旅程。


她丹椹,娇嫩如花朵一般的美少女,走了狗屎运和学生会主席一起执行任务,任务目标是个喜欢狩猎漂亮男人的A级混血种,于是她有幸见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主席,还没等她幻想完和主席走到一起的happy ending,面色绯红的少女迎来了人生最大,最难吃的一碗狗粮。



摔。




2


路明非端坐在电脑面前,指尖飞舞,迅速地敲击出一行行字符,他心情很好,面上甚至带上点眉飞色舞的意味。


[之前和你说的那个狂暴混血种抓住了。]


[你很棒。]


[那是!]


楚子航诚心夸赞了一下路明非,看到路明非的回复后无声地笑了笑,隔着千万里的距离,他仿佛能看到路明非得意的小表情,无数回忆一下子浮现在他眼前,微笑的路明非,沮丧的路明非,哭泣的路明非。在这一瞬间,全然抢走他全部心神。


从未有过的思念缠住他的心脏。


他想要见到他。


他需要他。


[我的任务也结束了,学院批准了我的假期。]


[所以?]


[我要回来了。]


回来见你。


“主席!?”站在门口待机的伊莎贝拉听到房间内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出于对主席人身安全的考虑,她毫不犹豫打开了房门。


“呃……伊莎,没事,只是水杯倒了。”路明非略显尴尬地站在木桌前挽救残局,骨瓷的杯子碎裂在电脑上,桌上一摊水迹尤为刺眼,银灰色的电脑算是彻底报废。


在伊莎怀疑的目光里收拾完屋子,路明非灰溜溜回到了宿舍,重重倒在床上,闭上眼,脑海里全是那句——


[我要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路明非缩成一团甚至想要跳起来欢呼一把,想来这种动作非常傻缺,他还是忍住了,只是嘴角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下去。


说来他和楚子航已经交往了两年,他承认一开始他确实冲动,十几年来从未有人向他表明心迹,在那个逼仄狭窄的车里,他路明非收到了第一份告白,对方是那么好的人,气氛正好,时间很妙,鬼迷心窍地,他答应了楚子航。接下来便是水到渠成的恋爱,他们牵手,他们接吻,他们做爱。没有任何波澜,楚子航走到了他心底最深的位置。


我我我最喜欢你了!


路明非是没脸皮说这话的,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只是一想到那张俊美的面容,喜悦就从心里蔓延出来,轻盈地托举住他无处安放的孤单,为他支撑起一片足以休憩的安稳。


虽然说是回来,楚子航的目的地却是中国,路明非当然懂他的意思,心领神会马上递交了申请,半小时后得到诺玛的许可,主席迅速订下了回家的机票。



3


丹椹蹲在屋子里刷守夜人论坛,假期就是好,没有作业没有任务,不用对着令人头秃的炼金矩阵,天天打游戏聊天八卦实在妙不可言。


论坛这两天一直在讨论学生会主席的英姿,毕竟刚刚捕获了a+级的危险目标,不少学妹近距离目睹了主席的战斗,征得学生会负责人同意后,妹子们纷纷po出了自己大爆手速照下的图片。


画面里,身着黑衣的青年眼神犀利捕捉到镜头,沉郁如熔岩的黄金瞳沉默却又肃杀直视着你,黑色风衣翻飞,露出底下藏着的双刀,青年双手交叉握住银色的沙漠之鹰,背景又是鳞次栉比的房屋,艳红色的屋顶与墨蓝的天空鲜明地分割开来,他便是最引人注目的一抹颜色,身后宽阔的道路上有好些漂亮的桑巴舞娘,舞裙飞扬,大腿修长,拥挤的人群欢呼雀跃,却与他割裂成两个世界。


孤独,战斗,世界与我等等宏大的主题全挤在这一张图片里,再配上妹子感人肺腑的描述,丹椹差点看出眼泪来,只能激动得评论两句天呐主席真帅我嫁主席或者主席嫁我也成。


丹椹血统二流,是大路货的B+,因此没能进入学生会的芭蕾团,不能靠近主席,只好天天刷论坛舔舔主席美颜,这让她怨念极了。


同期生里最让人羡慕的应该是维多利亚,这个女伯爵刚进校时凭借着颜值和出身出尽风头,光是这样倒不至于让丹椹高看两眼,关键是上次的狩猎行动里她被分配到近距离观察舞王,还有幸接触了主席,行动结束后维多利亚便在论坛里开了个帖子,详细描述了主席如何将她解救与危难之中,言词里满是对主席的敬仰与喜爱。帖子火了以后,她还收到了学生会白丝芭蕾团递过来的的橄榄枝。


最可恨主席居然公主抱了这个女伯爵!


公主抱!


丹椹一边嘤嘤嘤一边悬赏了维多利亚的生辰八字,试图扎小人以泻心头之恨。


简直气到变形!


不过想来以她的非洲血统,是不会有机会和主席合作的,丹椹叹息一波,关掉论坛打算填写今日的问卷。


〈是否发现有关龙族异常?〉


〈是否使用言灵?〉






假期生活实在平静,怎么可能用到言灵,除非学院给我安排任务。丹椹心想。


提交报告,丹椹打算看一下悬赏是否有人回复,右下端却跳出了提示。


Dan,您有未处理的任务1。


丹椹愣了一下,什么鬼,任务说来就来?太可恶了吧假期吹了!!除非这是和主席一起做任务!否则她要消极怠工!!!


Dan:
    执行部对你分配了一项临时任务,你需要在明天早晨9:00之前赶到临市游乐场,和执行部专员RicardoM.Lu伪装情侣,并协助专员抓捕B级混血种“刺蛇”。
    诺玛


等一下。


等等。


桥豆麻袋。


我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RicardoM.Lu。


这个。


天呐我的上帝娘诶这个这个不是主席吗靠靠靠我我我没有看错吧哦呼!


啊啊啊啊啊啊!


五分钟后,丹椹尖叫一声,捏着手机跳下床四处跑圈冲出房门甚至泪流满面。


迷妹的人生圆满了。


花了一个小时冷静下来,丹椹先是把任务窗口截图下来,把重要内容打码后颤抖着发了一条帖子,又在朋友圈微信QQ以及所有社交网站上分享了自己即将和男神一同工作的好消息。


瞧瞧这个任务,和执行部专员RicardoM.Lu假扮情侣。


假扮情侣。


管他假不假,四舍五入,她丹椹脱离单身和男神结婚了!!



4


暗蓝色的Panamera停在小区门口,路明非和叔叔婶婶打了声招呼,便拎着箱子下楼,途中因为过于激动险些摔了一跤暂且不提,抓抓头发,路明非故作镇定走出小区。


“师兄。”


“明非,好久不见。”楚子航摇下车窗,薄而优美的唇抿起一个不甚明显的弧度。


“师兄,你过来。”


路明非绕到楚子航面前,两指捏住他的下巴,凑上去吻住这个男人,楚子航睁大眼睛,随后知趣的配合,半晌之后,两个人恋恋不舍分开。


“还是原来的味道。”坐上副驾驶的路明非陶醉地感慨。


楚子航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淡淡瞥了两眼路明非。面瘫在这两年的锻炼里,从一个纯情少男进化成如今的老司机,车技越发纯熟,面都不会红一下。路明非瞧着这人没啥反应,只在心头叹息师兄越来越不好玩了,还他那个动不动就羞涩脸红的好师兄来!


一改之前马路杀手的风格,楚子航此时开得四平八稳。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偷偷摸摸瞧路明非……着实难为他秋名山车神。


“这次的目标是个女性混血种,喜爱狩猎年轻情侣中的男方,事成之后会极尽折磨对方,最后抛尸垃圾场。初步估计目标受过情伤,认为男性都是辣鸡,尤其是热恋中的男性。”路明非翻阅着诺玛传过来的档案,不时念几句给楚子航听。


“你和学妹搭档?”楚子航轻声问道。


“哟,师兄你吃醋了?”路明非促狭地眯起眼睛,想了想,又不怀好意地摸上楚子航大腿,非常下流地摸了两把,掐尖了嗓子娇声道:“官人~讨厌~人家只喜欢你啦~”


楚子航面上不动,压低了嗓音警告这个淫贼不要胡闹,手上动作不停,加快了车速。


路明非眼尖看见楚子航耳朵慢慢变红,这才奸笑着放过了他。


“谁叫你不早点回来喽,你早点回来这个任务就是你的了,老夫要和漂亮姑娘约会去了,羡慕吧。”


“恩,羡慕。”


羡慕那个姑娘能和你光明正大地走在人群中。


路明非好久没见楚子航,心里开心得不行,顾忌着蜜汁男性尊严,只好稍稍显露那么一星半点愉悦,可就算这样也显得他猴急,可见确实非常想念对方了。


楚子航看起来却如此冷静。


路明非既觉得对方不愧男神之名,又觉得有些不满——你这人都不想我吗?真要对楚子航做点什么,路明非又下不去手,左右掂量琢磨一下,灵光一闪,路明非选了个折中的法子。


花式调戏对方顺便吃点豆腐。


先收点利息,任务结束再好好算账……岂不美哉!


路明非在心里美美地盘算之后的假期要怎么压榨楚子航,嘴上还不忘嘚啵两句,酸得楚子航失笑。


“B级目标。”楚子航顿了一下,“我跟着你们一起去。”


“可拉倒吧,你要是跟着,目标肯定跟着你这个大帅比就走了,哪里还瞧我。”路明非嘟嘟囔囔,坚定地拒绝了楚子航的请求。


开玩笑,虽然是假扮情侣,可也有情侣两个字是不?要是被师兄看到自己撩妹子,那账可就不好算了。


“哦。”楚子航惜字如金,也没说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聊天打屁,一路交谈,很快就到了学妹所在的市区,路明非决定把对方接过来,在酒店里住一晚,顺便商讨战略,明天好快点完成任务去和楚子航过二人世界。


这条路好短好短,和路明非在一起的时间总是不够用,好像不一会儿就要分别,他还没看够这个鬼精鬼精的师弟,对方就又要去做那个见鬼的临时任务了。


楚子航停下车,转头看向右边。副驾上的路明非专注地发着信息,眉间蹙起好看的幅度,精致的侧脸与黑色的车窗泾渭分明地分开,更显得他面部轮廓冷硬了几分,脱离了孩子的稚气,隐隐有些男人的模样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路明非一个人成长成现在的样子,变成现在的学生会主席,执行部新星,全校女生男生的爱豆,甚至成为卡塞尔明面上最重要的王牌。他就像一颗原石,历经打磨,岁月沉淀,越发沉稳明亮,不知不觉已成为他人的目标与指路明灯。


路明非爱和他聊天,什么屁事都要嘚啵两句,学院食堂往猪肘子里撒了多少盐都要评论一下,就是这么个又二又八的吐槽星人,却偏偏不讲自己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伤。就连那份他看到都咋舌的训练单子,都是通过施耐德教授才拿到的。


在他面前,路明非不吐露分毫自己危险的经历,只在调戏他时一笔带过,面上还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楚子航为这个人骄傲,骄傲之余是满心的心酸,怜爱。路明非所有的荣耀他都看在眼里,并与有荣焉。他希望全世界都喜欢路明非,恨不得全世界都捧着小师弟,夸奖他,崇拜他,善待他。好让师弟不要那么疲惫地撑起铠甲。


标签:楚路
热度: 305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305)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