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万圣节快乐(中)

战斗好难写!!(痛苦脸)

bug很多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吧哭唧唧。

全文7676字



26

 

那个小学妹还蛮靠谱的。

 

楚子航循着导航追踪,以防万一,他再三确认了周围确实有人见过路明非后,方才放心地靠着手里的小装置锁定路明非的位置。

 

背着武器箱子追踪,还要花大量的心思警惕周围情况,即使是楚子航也有些吃力,毕竟他可没有什么盟友。硝烟味不时充斥在他的鼻腔里,似有若无提醒他这是什么地方。

 

他离路明非越来越近了。

 

找到路明非,和他组队,把所有的糖果都给他。决定这么做以后楚子航就不再犹豫,心底那一小股不情愿的空落感也消失不见。

 

甚至还有点开心。

 

楚子航摸着自己胸膛,十分坦诚地想。

 

 

 

27

 

光标代表着路明非的位置,而红点是楚子航自己,在楚子航逐渐逼近时,光标居然十分奇妙地往相反方向移动,速度之快令人吃惊,好像楚子航是什么洪水猛兽,看着屏幕里和他保持距离的光点,楚子航眉头往上一挑。

 

一次两次是巧合,一直迂回着避开他那就有鬼了。

 

楚子航下意识排除“路明非避着我走”这个答案,在他的概念里,这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路明非不可能拒绝他的援助。

 

这个面瘫在奇怪的时刻总是有着迷之自信,面对正主却又萎靡下去,保守沉闷像个锯嘴葫芦,沉默寡言多年的好处只有一个——没被路明非发现任何端倪。小师弟依旧当他是好兄弟好朋友,做什么事都不会避讳他。

 

这算个屁的好处啊。

 

仔细一想路明非不会回避自己,多半还是“好兄弟”这个闪闪发光的称号在发挥作用,原来这迷之自信也是靠着“好兄弟”才得来的,刚才满是雄心壮志的楚子航又忽然满心苦涩起来。

 

 

 

28

 

 

这波游击战打的难舍难分,路明非就跟有雷达似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你来我往,楚子航连路明非的毛都没见到一根,在障碍物遍地的校园里挣扎半小时后,楚子航决定放弃治疗。

 

如果路明非想赢得整个活动控制权,光靠他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风险与意外因素都太多了,所以他极有可能和其他人组队,路明非本人精修了近身格斗与太极,作为选修的射击也拿到了近乎满分的好成绩,假设他是路明非的话……

 

他会选一个狙击手与自己策应。

 

路明非的近身格斗术学得极好,再加上那bug一样的瞄准命中概率,靠他自己就能多多少少应付过来,有一个狙击手在高处掌控全局自然是很好的搭配。

 

而这见鬼的队友一定在某个制高点盯着他,从刚才开始就有一种被窥探的奇妙感,说不定也是这个人指挥路明非避开他。

 

真是令人不爽的队友。

 

楚子航试过联系路明非,可惜诺玛为了保证活动公正性,修正了通讯功能,校园内想要联系都只能依靠特别调制过的无线电,导致他只能靠这样原始而又古拙的方式寻找小师弟。

 

这里已经接近建筑群,以这个导航的简陋程度,如果让路明非进去,效果不亚于鱼入大海,楚子航想要再找到他就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事。

 

啧。

 

楚子航黑着脸扫视一圈,尽管以他的近视眼甚至看不清楚十米外的人脸。

 

 

 

29

 

楚子航!

 

他发现我了!?

 

伊莎贝拉瞳孔收缩,手指也没忍住哆嗦了一下。她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杀胚”前辈,新生们在学生会铺天盖地的洗脑宣传下可能不太清楚他事迹,可作为上一届的师姐和学生会主席的秘书,她对楚子航再熟悉不过。

 

超A级血统,闪亮而又光辉的履历,前任狮心会会长,执行部重点培养的“兵器”……更何况他和路明非关系那么好。

 

伊莎贝拉刚见到他时就觉得不妙,楚子航沉默寡言,没和她打过太多交道,可她总能从路明非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对方可能是回学校交接任务或者做述职报告,但无论怎样,他现在确实出现在校园里并参加了活动,以他和路明非的关系,只要相遇,一定会结成盟友,对付主席一个人就很够呛了,再加上一个楚子航……

 

狙击镜里的男人忽然停了下来,并环视四周,在某个瞬间,伊莎觉得自己与这个人对视了一秒,对方灿烂若星辰的黄金瞳好像看穿了自己所有的伪装。

 

伊莎贝拉咬紧下唇,她的血统已经是一流的A级,可她从未有过这么明亮的瞳色,路明非于她是个遥不可及的梦,连带着血统也是不可跨越的天堑,她没办法成为同样优秀的人,只好使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对方眼里如同熔岩流动的橙黄色,让她无可避免地联想到了路明非。

 

就像路明非的黄金瞳。

 

而路明非也会看穿自己。

 

羞耻感漫上心头,又夹带着一层恐惧,伊莎认命般闭上双眼。漂亮圆润的指甲陷进手心,她为这样的卑劣的自己感到不耻,也许她不该这样做的,主席那么信任她,她却……

 

“伊莎你没事吗?”

 

路明非的声音不合时宜出现在她耳畔,依旧是她所熟悉的,夹带着关怀与信任的语调,她曾无数次听过这个声音,在危险的龙墓里,在危机四伏的任务中,在校园的小道上,在那间会议室里……

 

这句话一瞬间摧毁她最后的防线。

 

伊莎贝拉忽然冷静下来,她松开手指,缓慢开口,“没事,主席,向我这里汇合。”

 

“好嘞!”

 

 

30

 

22:30   卡塞尔校园内。

 

伊莎贝拉与维多利亚的合作渐入佳境,严密的防守击败了目前为止的所有敌人,维多利亚高悬的心终于稍稍安稳了点,虽然答应和学姐合作,但能做到这一步也是她没想到的,也许学姐真的能和路主席走到一块吧,维多利亚心想。

 

“维多利亚!你守在这里,我回去确认情况。”伊莎飞快开口,迅速从地面爬起,提着半米长的枪械往路明非在的房间奔跑。

 

“欸?哦!好。”维多利亚奇怪地看向一脸焦急的学姐,出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她并没有多问。

 

没准学姐想去看看路主席享受一点二人时光呢。她可不想做没眼色的电灯泡。

 

 

31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伊莎贝拉走在楼道里,四下静谧无声,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路明非确实还在房间里,四周的警戒小装置也没有被动过,没有人能入侵这片领域。

 

可她却如此紧张,胸腔中的心脏剧烈跳动,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率以不正常的速度迅速攀升,但愿这只是她多虑……

 

空荡的走廊回荡着她一个人的脚步声,伊莎贝拉忽然停下。

 

维多利亚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余光里壁灯的黄铜管上闪过一个影子,伊莎贝拉握紧枪械,反手将其抡出去,黑色的枪身摩擦空气,发出一阵破空声——

 

短兵相接!

 

枪支与刀身一触即离,伊莎贝拉后退两步,同时脚步发力,后仰躲过紧追而来的刀刃,刃面雪亮斩下她左颊的发丝,轻巧躲过这一击,她迅速丢弃难以控制的狙击枪,从腰侧拔出双枪疯狂射击。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半空中浮现一道火墙,子弹卡在其间,逐渐烧熔成液态。

 

“楚子航!”伊莎贝拉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这三个字。

 

 

32

 

“伊莎贝拉。”

 

楚子航站定,左手捏着个可笑的黑色金属块,右手提着杀气腾腾的……

 

铁棒。

 

他的武器村雨在日本之旅中遗失,装备部左思右想弄来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武器,高速挥动时会闪现出刀刃,用起来是一把不输村雨的好“刀”,除了外表以外一切都好。

 

此刻他只拿着一把冷兵器,却让伊莎贝拉不敢动弹。

 

这可恶的血统差距!

 

楚子航的战斗能力不用说,光是那排名高居89的言灵君焰就足以让她投鼠忌器,伊莎贝拉面色难看,她丢掉双枪,把武器全都卸除,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无害,微微低头开口。

 

“你也参加了活动是吗?我可以把我的糖果都给你……”

 

 

33

 

伊莎贝拉走向楚子航,右手拿着手机,缓慢又极不情愿地递给对方。

 

楚子航左手伸出,还未碰到手机,他面色一凛,改掌为抓,一把擒住伊莎贝拉突刺的手腕——

 

她的左手赫然握着一柄短刀!

 

楚子航左手下按,放开刀具,顺着伊莎的冲刺稍微旋转卸力,肘部重击她的后背,瞬息之间将她按倒在地。

 

“抓住你了!”

 

说出这话的居然是伊莎贝拉,她猛然按下手中的按钮并磕下药片。

 

大量浓雾状的麻醉剂从墙角的孔洞里喷射出来,改良的麻醉剂只需要吸入一点点……

 

楚子航没动。

 

他冷面开口:“路明非没有告诉你,我的君焰可以精确控制覆盖在体表吗?”

 

 

34

 

“你这个卑劣的小人!!”

 

啊,输了,那个人不会属于她了!

 

伊莎看向楚子航,这个男人面色冷淡而眼神淡漠,牢牢地限制住她的行动,冷酷得像是个机械仪器,随即他扬起手,一掌劈下。

 

伊莎贝拉不甘心地闭上双眼,手机早就在打斗中飞了出去,她的右手五指向前张开,仍然是伸出的模样,好像这样她就能抓住什么似的。

 

可她的手心里空荡荡,什么也抓不住。

 

 

35

 

 

伊莎贝拉倒下。

 

空气里的高浓度麻醉剂焚烧完毕,楚子航收起漂浮在空气中的君焰,幽蓝色的火苗划出漂亮的轨迹,最后消失在男人的腕间,他无声叹息,却还是取走了伊莎贝拉手上所有的糖果,他手上的糖果数猛然上升。

 

百分之八十。

 

楚子航手上动作一顿,面上那除了好看以外毫无用处的五官破天荒呈现出一个惊愕的表情效果,原来路明非无需他的帮忙就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他无声笑了笑,手指微动,颇为珍惜地截屏。

 

放任美少女趴在地上非常不厚道,不幸的是楚子航就是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人,他先是清走周边武器,又从伊莎贝拉后腰上的小包里取走两管清醒剂,这才放过她,并自始至终都没想起把这个“天使一般”的美人换个体面的姿势。

 

 

 

 

36

 

楚子航推开门,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路明非躺在床上,再结合伊莎贝拉的举动,瞬息间楚子航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无奈抽出针剂,脑海飞快滑过使用说明,撕开包装,不假思索进行了静脉注射

 

装备部出品清醒剂,五分钟后进入全身血液循环,二十分钟意识转醒,半小时彻底解除弗里嘉子弹效果。

 

卡塞尔学院虽然算是军事院校,但在住宿方面意外地奢侈豪华,连这种小房间都装饰有精致的墙纸与地毯,床头右上角还有一个壁灯,暖黄色的灯光透过镂空的罩子,温柔地勾勒出路明非的脸部轮廓,在眼窝处留下浅浅的阴影,显得他亚洲人的长相里,也有那么一两分棱角分明的意味来。

 

楚子航从房间角落找到一把椅子,静悄悄坐到床头的位置。

 

外面爆炸声不断,解放言灵后的混血种们犹如不稳定的核弹,在这样危险的境地里,楚子航却忽生一种安稳感,只要路明非在他身边,那些飘渺的孤独,如影随形的不确定,全都烟消云散,光是看着小学弟沉睡的脸,就叫他忍不住想要微笑。

 

这是很微妙的时刻,他凝望床上沉睡的人,默默等待时间从指尖溜走,于此刻时光缓慢流淌,他能看见路明非胸口轻微的起伏,甚至能听清沿着空气传播的清浅呼吸声……

 

我想碰碰他。

 

这个念头刚生,就有如藤蔓疯长,爬满他的心房,隐天蔽日,又勾得他心生无限绮思,牵动他每一条神经都微微酸麻。

 

“情”、“欲”两个字总是连在一起的,楚子航此刻没什么色心,却也很想靠近路明非一点点,多一点肢体接触,随便哪里都好,只要能稍微离他近一点就好。

 

我能不能拉一下他的手?

 

我只是想试着拉一下他的手而已,这没什么的,反正他没醒,还要再过十五分钟他才会有意识……

 

他心底好像架了一个火堆,一点火星迸发出来,溅到他的心尖上,痛得他咬紧下唇。

 

等他醒过来,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楚子航盯着那双紧闭的双眼,默默对自己无声鼓励。

 

 

37

 

“我该拿你怎么办?”楚子航低声在路明非耳边问道,没有回应,没有回答,没有任何指引,那熟睡的平静面容就像某种秘而不宣的邀请,在灯光下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楚子航终于下定决心,他握住路明非手腕,心跳鼓如雷鸣,悄然伸手,一点一点印上路明非的掌心。

 

两只男性的手无比契合地贴合在一起,严丝合缝,略高的温度从贴合处传来,楚子航甚至能感受到路明非的心跳,每一下都敲打到他的心上,这么近的距离,只是掌心相叠,就叫他多年的武装丢盔卸甲。

 

他以虔诚的姿势紧握另一个人的手,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时刻,尽管另一个人毫无知觉,没有意识,但却也是他最幸福的时刻之一,时间在此刻才有了色彩,才被赋予了意义,如果能停在这里该多好……

 

五分钟后,楚子航恋恋不舍松开路明非的手,将他摆正姿势,坐回靠椅,静静等待路明非醒来。

 

离路明非意识转醒还有十分钟。

 

 

 

38

 

见鬼。

 

路明非心想。

 

注射剂进入身体三分钟后他就醒了,只是四肢无力,眼睛沉重好像被灌了水泥,整个人像是被套进一个紧实的套子里。

 

典型弗里嘉中弹后反应。

 

他对这个很有一套,毕竟参加多次活动,中弹经验丰富。装备部对清醒剂做了改良,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大提高了意识转醒的速度,注射后五分钟内有意识,十五分钟左右就能完全活动。

 

只是不知道谁给他打的清醒剂。

 

刚恢复意识,路明非脑子还一片混乱,昏迷之前的事就跟断片了似的,他艰难地思考了一下,未果,便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声响——

 

有人拿了一把椅子过来,路明非如此推断。

 

他这是在病房?活动结束了吗?这可真是最坏的结果,药效完全发挥还要一段时间,路明非心急如焚,很想现在爬起来赶紧确认时间,上一次这么紧张还是在查阅补考成绩的时候,那可真是紧张又刺激,不敢看却又抱有一丝侥幸的期待。

 

伊莎的微笑,那颗从死角飞来的子弹,混乱的战场,一时间无数场景交织在一起……太乱了,他的大脑好像生锈了一样运转缓慢,不能思考得太清楚,身体不能动弹的感觉也十分糟糕,这些都是弗里嘉子弹带来的副作用,他只能强行静心一点点分析。

 

他被子弹命中心脏,当时周围的人是……是伊莎贝拉。

 

意识回笼,记忆就跟着一溜小跑回来了,伊莎贝拉最后略带疯狂的表情还历历在目,伊莎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喜欢他?

 

他可是完全没有听过这种事啊!

 

没有惊喜与脸红心跳,路明非只感觉一阵疲惫,他对待伊莎的态度完全是对女性美的欣赏,丝毫没有再进一步的意思,约莫是小巫女和小怪兽留下的印记太深太刻骨,他对女孩子都有一点“只想远观不想近看”的倾向……

 

以后要怎么面对这个女孩还是个严肃的问题,这里先搁置一下,重要的是早点知道他有没有失去活动控制权,上天保佑活动千万不要结束啊!

 

正在路主席内心泪流满面求爹爹告奶奶的时候——

 

 

“我该拿你怎么办?”

 

近乎叹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连带着一股温暖的潮气蔓延进耳道,这轻柔的语句像是惊雷,炸得路明非不知天南地北。

 

这这这!是师兄的声音!!师兄怎么在这里!?

 

还来不及感慨楚子航居然在他身边,路明非就被对方接下来的动作给镇住了。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路明非满脑子乱糟糟的东西,最后只能翻出两句白烂话,心说师兄你真是绝了,天王宝塔你都占全今天真是把我镇得生不如死——

 

无法控制身体与没有触觉是两回事,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师兄磨人地拾起他的手掌,不容拒绝而又无比温柔贴近他,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透过皮肉传来……

 

躺平的路主席忽然意识到某些只可意会的东西,这个氛围太暧昧太粉红了,楚子航揉搓他指尖的小动作,温柔包容的语气,再结合着那句gay里gay气的“我该拿你怎么办”,无一不在揭露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也许,他这位好学长,对他有那么点意思。

 

楚子航。

 

对他。

 

有意思。

 

……

 

楚子航喜欢他?楚子航居然喜欢他!原来楚子航喜欢他!?

 

我想一个人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梗太老了!*

 

尴尬,羞耻,不知所措。以前他特爱吃这种#卧槽,我的室友喜欢我#、#我的学妹喜欢我还想要追我怎么办对了我是女的在线等急#之类的惊天巨瓜,但当主角变成自己时,滋味就不甚美妙了!

 

真是见鬼,从这个活动开始的一瞬间,他就好像穿越到了什么万人迷的平行世界,不论男女,都对他抱有奇妙的好感,伊莎也好,运动部部长也好,甚至连杀胚师兄也沦陷在他这糟心的泥塘子里。

 

也许这是个什么奇怪的梦吧,醒来就什么都好了。路明非下意识选择了回避直面这个问题,尤其当事人之一在旁,仔细思索这种事总显得不太道义。

 

但很快路明非又意识到自己的迟疑犹豫,这一年以来他经受了很多特训,除开体能训练,大部分时间是心理调整,富山雅史辅导员时常给他灌输的思想是——直面自己遇到的所有困难。

 

不要逃避任何你觉得麻烦的东西,很多时候你觉得无解与不可能完成的事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艰难。多尝试几次,耐心思考问题,认定自己能够做到而不气馁的勇气,接下来总会找到前进的方法。

 

说穿了是要自信一点,以前这一招蛮好用的,路明非靠着它在不断强逼自己的痛苦日子中度过了地狱特训,这才脱胎换骨成为人人艳羡的“路主席”,但这种时候直面问题有什么用?路明非十分不自在,可长时间培养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他习惯性逼迫自己直面问题,于是不受控制地多想了一点。

 

以前他是真没注意过这方面,一个大老爷们谁没事分析自己兄弟看自己的眼神是啥样啊!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无数细节浮光掠影般闪现在他心头——

 

难怪楚子航愿意用自己一个承诺换凯撒帮他订那个餐厅,难怪他在食堂暴饮暴食哀痛师姐和老大在一起的时候,楚子航就跟有GPS导航一样飞快跑过来和他谈心,难怪离开日本前那最后一次登台演出时,楚子航给他打领带的时候表情那么温柔那么缱绻,难怪楚子航都满世界做任务去了还是隔三差五和他发邮件!

 

真是细思恐极的过去啊!

 

路明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咋回事啊,以前咋就跟瞎眼了似的看不到啊,多尴尬,人家巴巴儿地凑上来献出一片真心,你糊里糊涂收下了,还发一沓“好兄弟卡”作为回礼……这是人干的事吗?路明非此等绝世厚脸皮都有些受不了了,可说实话他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路明非内心如何翻江倒海波澜壮阔暂且不提,面上还算留了点主席的矜持,没露出一点端倪(感谢弗里嘉子弹,要不然他自己是绷不住这张老脸的),横竖楚子航报备完就离开,还是不要点破,慢慢疏远,没准师兄冷静下来就走向人生新天地了不是。

 

师兄太久没回来,估计是不知道清醒剂改良这种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待会我再“醒”好了!

 

 

可我真的很想知道活动结果怎样了!!可别是师兄拿到第一吧!路明非痛苦地想。

 

 

39

 

十几分钟后。

 

掐着时间,路明非“嘤咛”一声,非常虚假地睁开“迷茫”的双眼,他思考了半天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子航,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

 

“路明非,你醒了。”楚子航开口,平稳的声线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小心翼翼凑上去,不知道想到什么,又一脸黯然后退一步,隔着几米,紧张地瞧着路明非的小动作。

 

路明非正忙着确认时间,于是非常酸爽错过了师兄一系列让人叹为观止的骚操作。所幸路主席没见到这惊世奇景,为他脆弱的三观留下最后一块平稳的砖石,颤巍巍维持脆弱的平衡。

 

 

40

 

太好了没结束现在还没到十一点!!

 

感谢上苍感谢楚师兄给他这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今后他一定浪子回头洗心革面……

 

当然是不会以身相许的!

 

还是先和师兄分道扬镳吧,两个人独处一室都让他觉得异常不自在。路明非故作镇定,试探性开口:“师兄,是你帮了我吧,嘿嘿谢了啊,我还要参加活动,先走一步?”

 

这句话说的太没水准了!路明非刚开口就后悔了,这种用完就扔,好像察觉到什么的语气实在……要不得啊!

 

楚子航没答话,气氛沉默下来,路明非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看楚子航。

 

路明非这才发现杀胚师兄那号称面瘫的脸上也是会有微表情的,他眼角微微抽动,好像极力克制着什么,右手抬起稍稍整理领口,也许这个动作能给他一些安定感。楚子航静默一会儿,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却还是坐在椅子上不动,只想贪婪地多看路明非几眼。

 

亲娘诶玩不过玩不过!

 

路明非几乎要给这师兄跪了,明明对方什么都没说,可他还是觉得楚子航好像路边被抛弃的小狗狗,睁着双湿漉漉的眼睛一个劲儿盯着你——你怎么这么狠心!

 

楚子航也发觉了自己的逾越之处,他僵硬地转过头,恨不得把门口的绿植看出个洞来。

 

此情此景不知从哪里点起一把火,烧得路明非面红耳赤,满心酸涨,左胸口的器官烫得二十余年来孤独生长的皮肉噼啪作响。

 

他没觉得恶心也没觉得厌烦,只是觉得担不起这样厚重的情谊,他……不值得被师兄这么对待,他不值得这么珍重的情感。

 

路明非这个感情白痴轻易忽略自己只是单方面觉得自己配不上,而不是反感对方这件大事。楚子航的眼神太过于温柔,叫人看了心中一动,路明非也不例外,他踌躇一会儿,说出了今日第二傻逼的话语。

 

“要不师兄你和我一块?我找不到其他人合作了。”

 

神啊,请让我回去掐死说话的自己吧。看着明显兴奋起来的楚子航,路明非面无表情地想。

 

天知道他是怎么在面瘫身上看出“情绪高涨”的。


标签:楚路
热度: 166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166)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