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忽然开车



01他是我的男朋友

 

“他过来了!”一个女生压低声音侧过头和好朋友交头接耳,只是语气里仍难掩激动。

 

“好帅呀……不愧是校草。”

 

“而且学习巨好!上次奥数竞赛他好像拿了冠军?”

 

“对对对!听说还是校队小前锋……”

 

“我好喜欢他呀……”

 

女孩们曼妙的目光穿透坚硬的玻璃窗,黏在楚子航身着白衬衫的背影上,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

 

路明非则坐在靠近书架的最后排,竖起的数学书稍稍阻挡了他人窥探的目光,耳边不断传来女生们的窃窃私语,他垂下头,清秀的脸上不自觉烧红了一片,无法言喻而又隐秘的喜悦及其轻巧滚过他心间,留下一片滚烫的印记。

 

为什么要这么开心呀?

 

因为……

 

因为大家喜欢的,憧憬的男神楚子航,他是我的男朋友。

 

相同的性别,隔着两年的年龄差距,隔着三层楼两个过道的距离,楚子航和路明非,正式交往八个月。

 

 

 

02你今晚有空吗?

 

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女生们早早地跑去更衣室,并在一楼的私人储物柜换好运动鞋,教室里只剩下小猫三两只。

 

路明非慢吞吞放下书,左右四顾一番,默不作声走出了教室,踏上了外面的走廊。

 

他在自己的鞋柜面前站定。

 

2-11.

 

右手在裤兜里摸索,路明非掏出了两柄用红绳拴在一起的钥匙,抿住下唇,他故作镇定地打开了2-10号鞋柜。

 

一张一指宽的小纸条赫然躺在鞋柜里,迅速拿走这磨人的小玩意儿,路明非恨恨地锁起柜子,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叫他紧张得连手心都冒出了一点虚汗。

 

太好了没人看见!

 

路明非抖着手,慌慌张张穿好运动鞋,揣着罪魁祸首离开了现场。

 

高一的体育课很轻松,老师带着在操场上跑两圈就算完事,剩下的时间学生自己支配。

 

默默转身走向休息处,路明非捏了捏掌心有点潮湿的纸条,深吸两口气坐到了角落的椅子上。

 

虽然这种事已经干过很多次了,可他心跳还是漏了一拍。纸条缓缓展开,楚子航那标志性的,被老师称作铁画银钩的字体跃然于眼前——

 

“今晚你想来我家吗?”

 

来……来你家?!

 

路明非大惊,与此同时,一股颤栗感由尾椎沿着脊柱往上爬行,他脸色一红,羞耻感几乎将他淹没。

 

他一下子产生了很多桃色的联想。

 

楚子航的手指——

 

曾一寸寸抚摸过他的肌肤,在这里和那里留连。

 

楚子航的发丝——

 

曾搔过他的锁骨,带着及其浅淡的柠檬味……

 

楚子航的嘴唇——

 

曾一次,又一次贴近他的耳廓,温软潮湿的触感……

 

楚子航的气味,楚子航……

 

去楚子航家里能做什么事?路明非看过的无数小黄漫以近乎爆炸的方式塞满他的脑袋,他攥紧纸条,右手无意识摩挲衣角。

 

紧张,喜悦,背对众人的刺激感与背德感,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灌溉出罪恶甜美的禁忌果实。

 

他……想去。

 

 

03我会等你

 

楚子航站在学校的正门处,他斜挎着书包,右手插进校裤的口袋里,露出一截黑色的耳机线。明明是放松的姿势,到了他这里,就多出一两抹叫人说不出的禁欲冷淡,这样的男孩子在学校会吸引很多目光,就算是大家都忙着回家的晚间也不例外,挺拔的脊背,英俊的面容,略显冷淡而抿起的唇,再加上他优异绝佳的成绩,说是核弹一般的武器也不为过。

 

杀伤力巨大。

 

柳淼淼已经在门口绕了三圈半,她的钢琴课铁定要迟到,可这双脚仿佛不是她的了。

 

楚子航学长真是太帅了呜呜呜。

 

少女双目含情欲语还休,只可惜对面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只顾着看一楼出口有没有某个小学弟的身影。

 

 

 

完了完了,楚子航肯定不会等自己了!

 

路明非内心泪流满面收拾自己乱糟糟的书桌,他又双叒叕被数学老师留堂了!!!

 

左肩轻巧地一扭,他背好自己的书包,飞一样冲出教室。

 

 

拜托了一定要等着我啊!

 

 

已经空荡的校门口。

 

“呼呼……”路明非半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呼吸着周围空气。“我还以为你不等我,吓死我了。”

 

“你知道我一定会等你的。”楚子航低下头看路明非。

 

两岁的年龄差,他快要成年长成大人模样,路明非却还是如此青青涩涩。十六岁是男孩疯长的年纪,大多数人的身形会抽条——仕兰高中标配的黑裤子包裹着他笔直纤细的双腿,撑起白色校服的脊背则像是新抽芽的柳树,柔韧又带着跃跃欲试伸长的欲望,让人无端想要爬上一爬。

 

“我哪知道……那我们去你家喔?”

 

“恩。”

 

04我裤子都脱了……

 

 

楚子航在校外租了房子,理由是想要培养自己的独立能力以及获得更好的学习环境,苏小妍当然不会拒绝亲亲儿子的“合理”要求,非常爽快地抽了张卡给他,挥着手说妈妈会给你煲汤的记得照顾好自己么么哒。

 

没有考虑自家儿子该怎么自己解决衣食住行的大问题,漂亮妈妈很轻易放行了自家儿子。

 

继父那里更加轻松,那个一向礼貌的男人听闻这个解释后,惯常性推了推眼镜,温和地询问楚子航关于每一个方面的规划,最后掏出银行卡递给楚子航,表示男人长大了就该这样,你真是我的骄傲。

 

楚子航选的房子很普通,在离学校很近的小区房,三室一厅,自己住的话绰绰有余,楼层选了视野不错,上下方便的三楼,从卧室往外看,能看到一树槐花与整个夏天。

 

楚子航领着路明非一前一后进了楼,说是领有些不太合适,毕竟路明非已经来这里很多次了,少年们并没有牵手,两人之间甚至拘谨地隔了半米的距离。

 

虽然能够确认彼此的心意,滚烫的心与如同朝露般闪耀的眼神也做不得假,但他俩在这一方面出乎意料的羞涩,或许也有一些外部社会压力存在,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此刻的恋情与爱慕足够快乐,足够让人心中充实,这就够了不是吗。

 

楚子航从脖子上取下钥匙,鲜艳的红绳衬着雪白的肌肤总是对比鲜明,站在后面的路明非偶然看到这抓眼的一幕,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笑死我了你怎么把钥匙挂脖子上,你这是什么狗链子吗?”路明非干巴巴地说,他紧紧盯着楚子航的动作,没办法移开眼睛,只好随便说点什么缓解紧张。

 

钥匙插入锁孔,轻轻旋转后打开了这扇紧锁的门,在空气里发出一声清晰的“啪嗒”声。

 

楚子航没着急扭开把手,他转过身,左右手撑住红绳,把钥匙挂到了路明非脖子上。

 

“首先你没有笑死,其次,现在你也是小狗了。”楚子航面容冷静,嘴唇翕张间逻辑严密回复了路明非,并成功怼了回去。

 

夏天总是很闷热,路明非只穿了一件圆领T恤,不妙的是对于十六岁的少年人来说,单薄的身形尚且撑不起这样的衣服——这个领口太大了。

 

这枚钥匙在路明非眼前晃了一下,旋即开心灵巧地转了个圈,滑进他的衣服里,金属质感的小物块不轻不重摩擦过他的胸膛,在左右胸口前晃荡了一下,最后悬在正中间。

 

路明非打了个激灵,这枚钥匙并不冰凉,恰恰相反,它太烫了,大概是被楚子航刚才无意识攥紧过,它高于自己的体温……

 

这是楚子航的温度。

 

楚子航什么意思?

 

这柄钥匙是一个通行证,握住它就能打开这间屋子的门,或者远远不止这样,路明非深深看向楚子航的背影。

 

 

这把钥匙落进衣服里,效果约莫等同于火星溅入干草垛,烈火熊熊,星火燎原,烧得路明非不知东南西北。

 

干了。

 

路明非握拳,虽然低着头,两眼却亮晶晶放光,他认栽了,楚子航待会想做什么他都会同意的!哪怕……哪怕是那种事!

 

“还不进来?”楚子航从门后探出个脑袋,在路明非神游的这段时间里他早已进房放好两人的书包。

 

“哦哦哦哦哦哦……”路明非捂脸,拔腿飞快进入房间。

 

 

 

我真傻,真的,单知道楚子航会做那种事,却没想到他说要帮我补习居然是真的。

 

路明非掐着笔杆,慢慢悠悠勾上一个选择题的答案。

 

——时间倒回一小时前。

 

刚进屋,楚子航先给他洗了一盘水果,又从冰箱里拿出两盒冰冰凉凉的酸奶,但在此刻的路明非眼里,无论是那泛着莹润光泽的红苹果,还是那盒缓慢凝结水珠酸奶外壳,都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就连楚子航骨感有力的右手,都有着说不出的色情味道在里面。

 

 

“我准备好了。”路明非咽了口唾沫,心跳加速直奔180,他直勾勾盯着楚子航的眼睛,小声的语句里带着一点义无反顾的牺牲感在里面。

 

楚子航一挑眉,放下手里的白开水,“现在就开始?”

 

楚子航讶异,路明非对学习有这样的巨大热情?

 

“恩……就现在不好吗?”路明非喏嗫着问话,羞涩地转过脸去。

 

“可以,什么时候都可以!”楚子航豪迈地回答他,忙不迭从沙发背后的小柜子里掏出……

 

掏出十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和王后雄的试卷来。

 

 

“太好了,”楚子航眼里满是欣赏,“我还以为要说很多你才会答应跟着我补习,毕竟上个假期里你可是一天到晚只打游戏,连作业都是我帮你补上的。”

 

“!!!???”

 

 

路明非: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干这个!?

 

师兄你怎么可以这么正直!

 

路明非泪流满面接过那一堆万恶的试题,他绝不会承认刚才他的脑子里全是花花绿绿本子剧情的!

 

 

05不动声色穿上脱掉的裤子

 

楚子航学神的身份自不必说,“学生”路明非也不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仔细梳理一番系统知识,楚子航便塞了一本资料过去,圈出不少适合路明非的题目,开始监督他做题。

 

如哽在咽。

 

度日如年。

 

路明非盯着空白的试卷,眼神里很有一种“我欲乘风归去”的空茫感。

 

 

楚子航坐在他身边,手上拿着两指厚的教材,漂亮的手指搭在纸张边缘,优雅又克制,不时划过图解,翻过三页,他放好书籍。

 

“十五分钟了,为什么你还在做这个选择题?”楚子航皱起眉头。

 

 

 

 

 

 

“我不想做。”路明非老老实实回答他。

 

楚子航盯着路明非委屈巴巴的发旋,没忍住揉了一把,他的手顺势滑下,在路明非眼角处重重擦过,纤薄的肌肤瞬间染上绯红的颜色。

 

路明非正泪汪汪地看着他。

 

“……”

 

楚子航没忍住,少年人的激情来的总是很快,荷尔蒙迅速占领大脑,身体在思考前就动了——

 

他用手扶住路明非下颌,不由分说凑上去,舌尖试探性伸出一点,缠住路明非,两方并未一触即离……楚子航强势掌握主动权,与敌人缠斗起来。

 

分离时带出一点暧昧的银丝。

 

“有感觉了吗?”楚子航气喘吁吁,他盯着路明非,右手不轻不重沿着肩峰往后摸,路明非这会还没缓过气来,手上的笔还来得及没放下,又忙着去拦对方在后背作妖的手。

 

“你你你,”路明非喘着粗气,“……这不是个废话么!我都一个星期没……”

 

没撸过了。

 

 

楚子航忍不住悄悄笑了一下,这样浅淡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显得是那么恰到好处,叫路明非忍不住脸热。

 

“我想做,好不好?”

 

楚子航贴上去,右手已经摸上小路同志的腰,脸上一本正经地开口。

 

 

06裤子:我没有面子的啊!

 

路明非丢掉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揪着自己的裤头,屁股灵活往后一缩,右手作为支点,回头不忘记打掉楚子航不安分到处点火的手。

 

“……”

 

楚子航:你是泥鳅精吗?

 

我还未成年!!

 

路明非下意识想要这么拒绝,可十六岁已经不算孩子了,更何况他和楚子航什么没做过,跃跃欲试的荷尔蒙不断刺激脆弱的大脑皮层,他试图榨出点冷静理智,半晌过后,平时就没好好清理过的大脑硬是被不知哪个旮旯里翻出来的小黄本给刺激得口干舌燥。

 

楚子航见他挣扎的动作逐渐变小,干脆走过去把人压在沙发上,他右腿卡进路明非的双间,膝盖重重擦过后者裆部,又不怀好意地,轻柔地上下蹭动。

 

路明非被刺激的说不出来,他眼眶含泪,心说小兄弟真是脆弱一点都不像他本人这么宁折不屈,轻微的疼痛夹杂着快感让他忍不住蜷起身体,于是脊背更软陷进沙发里,双腿反射性夹紧,也不管这中间卡了个“庞然大物”。

 

太混账了。

 

路明非被欺负得吸吸鼻头,羞耻转过头,并表示不想看楚子航一眼!

 

然并卵。

 

他左右手交叠伸过头顶,谁能想到他堂堂一个一米六六的男子汉居然会被楚子航单手就扣住,还挣脱不开。

 

恶霸楚子航刚磋磨完他的小兄弟,上赶着就来欺负他了,楚子航空出来的手十分灵活探进身下人的衣衫里。路明非的体桖实在薄且宽松,他在腰上摸了两把,急急忙忙直奔主题而去——

 

网上说可以适当刺激乳头增加快感。

 

他打算好好伺候一下路明非,免得待会他一脸哭唧唧说不要了不要了。很快他就摸到了一个凸起,温热且坚硬的触感……见鬼,是他自己挂上去的钥匙!

 

楚子航脸黑一个度,好在这个小插曲并未被路明非发现,他松了口气,悄悄拨开这柄钥匙,指尖终于碰到了目的地,修剪圆润的指甲盖在乳头周围进行一千米赛跑,来回三圈仍不得其法。

 

这玩意儿真的可以又揉又搓吗?

 

楚子航忍不住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目光也被这奇妙之地给吸引住,路明非眼看这傻逼抠着自己“那里”不松手,怕不是要扒光衣服好好研究了……

 

忽然出现的羞耻感烧红小路爷的脸,一点难堪藏在丛生的羞耻感里,刺激了他那细小的,向来低头的,只在楚子航面前膨胀的自尊心。

 

他嗷呜一声咬上楚子航嘴唇。


忽然刹车


有看到两三个小同志蹲在以前的坑里……

实在不敢回复点什么,但又真滴非常不好意思(T ^ T)

我已经忘了当年开坑的时候在想什么(ntm)




标签:楚路
热度: 149 评论: 35
评论(35)
热度(149)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