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万圣节快乐(中下)

我不会写车队追逐战,鉴定完毕

(这就是为什么我拖了一个月现在还没写完

剩下的部分会在写完后一并放出,我再也不想看这个文档了

今天也超短



41

 

楚子航委实是个更好的搭档。

 

且不说他战斗力上就碾压好几个伊莎贝拉,更重要的是,楚子航总能在必要时给他最必须的帮助,不必说太多楚子航就能明白他的意图,一个眼神飞过去,楚子航就能填上他的空缺。

 

这是路明非从未感受过的,如鱼得水的舒适感,毕竟以前的战斗他要么是在划水,要么是一人抵挡千军万马,如今才发现有一个合适的搭档居然是如此令人愉悦的事……

 

路明非甚至产生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毕业后向学校申请与楚子航组队做任务。

 

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在楚子航放下那些心思之前,他都不会有任何逾越的举动,他不会给对方任何“我有机会”的错觉。

 

这是他能为楚子航所做的,最好的事了。

 

顺利解决埋伏在楼道口的学员,路明非转身收枪,一枚子弹不合时宜地从他的衣袋里滚出来,他来不及抓住这个调皮的小玩意儿,不自觉跟着它往前。

 

子弹在地上旋转无数圈,完美抵达楚子航脚下。

 

“师……”

 

路明非忽然噤声。

 

夜风从高楼间穿过,撑起楚子航的风衣,拂过他的额发,露出那张被天使亲吻过的容颜,他的轮廓被远方的灯光包裹,熔铸出一层灿烂的外壳,远比灯光炫目的是他的黄金瞳,而他的目光——

 

落在路明非身上。

 

跨越山水万重,叫人心动不已。

 

 

 

42

 

【滴】

 

手机振动打破了这一时静谧,将路明非从某个旋涡中扯出来,他不自然转身掩饰自己的失态,手忙脚乱查看消息。

 

【活动暂停,发现敌人入侵校园,请同学全副武装驱逐入侵者。】

 

路明非与楚子航对视一眼,这是来自诺玛的提醒,而敌人位置……离他们不远。

 

 

 

42

 

“为什么每年这种时候都会有龙类入侵学校……这算什么?彩蛋惊喜吗???”路明非低着头组装枪械,泛着冷光的小零件在他指尖翻转,不多时便完美锲入整体,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充斥着不可名状的男性魅力。

 

楚子航喉头一动。

 

他正用余光悄悄偷看坐在副驾的人,心思主要在车道上,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思维空间被路明非占据,可也让他快乐得过分,这没什么好说的,他朝思暮想的人坐在他身边,与他有交集,仔细辨别还能嗅到从另一具温热肉体上传来的,似有若无的香水味。

 

他在我身边。

 

楚子航嘴角一弯,“愉悦感”这种小东西便一个接一个冒出来,流经他的四肢百骸,又在心脏处汇流,开出一朵花来。

 

他们从地下停车场搞了一辆车,敌人的坐标定位在学院后方,那里地形开阔,打起正面遭遇战也是大开大合,依据诺玛给的情报显示,对方应当有一个车队。

 

一整支车队。

 

这是什么沙雕闯入者?路明非头疼地往后一靠,抛开诺玛这两年装备越发高端的空中监控系统,光单说坐在他左边的男人,轻轻放出一个君焰也不容小觑,到底是什么人才敢凭着这么一点人挑战学校的尊严……

 

路明非下意识忽略某种“可能性”——

 

这个信息由诺玛提供,一定不会有错。

 

 

43

 

车辆平稳行驶在校园内,窗外风景变幻,路明非看了两眼便失去兴趣,额头点着车窗,抓紧时间休息。

 

无怪乎他如此“轻敌”,几年前未觉醒诺顿的潜入,让学院好一片校舍化为乌有,校董会第二周便马上拨款交由装备部,再次武装了校园大部分地区,这两年更是有把卡塞尔学院打造成军事堡垒的倾向,虽然在学员教导上还是放养式教育。

 

楚子航屏住呼吸,悄悄转头。

 

上一次见到路明非的睡颜是在高天原,路明非身负枪伤几日未醒,他和恺撒一时间也找不到好去处,只好去了灯红酒绿的牛郎店,在路明非醒过来之前,一直守在他身旁的,是楚子航。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这样冷硬的轮廓。

 

他的手上添了新伤口。

 

他变了许多。

 

可还是我最喜欢的模样。

 

楚子航心中微动,大概是有什么人用羽毛轻轻搔过他心脏,他垂首吐气,把这一年的分别都吐出胸腔,新鲜的的空气随着气流进驻,他不自觉挺起胸膛。

 

 

44

车辆正式驶入空旷的非校舍区,一阵颠簸中路明非悄然睁眼。

 

“休息得怎么样?”

 

“还行,”路明非坐直,“要换我驾驶吗?”

 

“不用,应该很快就要遇上了。”楚子航瞥了他一眼,便不再多言。


标签:楚路
热度: 95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95)
  1. 枫林晚西兰花与草莓圣代 转载了此文字

“这颗心,只为你跳动。”